收藏本站 您好,欢迎来到电子产品商务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行业导航 产品 求购 企业 动态 展会 招聘

紧急求购购买*azd9291??价格费用??

  • 采购类型:现货/标准
  • 询价日期:2019-05-09
  • 联系方式: 报价后可见
  • 分享到:
    更多交流了解:171--6107--1113   微号:fabxyp
    随着非小细胞肺*进入精准医疗时代,根据患者的分子特征选择对应**物治疗不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治疗方法。特别是在晚期非小细胞肺*的治疗中,**如主角一般存在。


    EGFR是非小细胞肺*患者最常见的基因突变,相应的**物EGFR-TKI也已上市多年。根据一些约定俗成的说法,EGFR-TKI目前分为三代:


    第一代为吉非替尼、厄洛替尼和埃克替尼;


    第二代有阿法替尼、Dacomitinib;


    第三代,目前仅有一款*上市。


    通常情况下,晚期非小细胞肺*患者经基因检测确认EGFR突变后会先采用第一代EGFR-TKI治疗。但遗憾的是,几乎所有服用EGFR-TKI的患者到最后都会耐*,而导致耐*最重要的原因就是T790M突变。因此,克服T790M突变导致的耐*就是新一代EGFR-TKI的使命,*的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
    *简介


    *由阿斯利康公司研发,研发阶段代号为AZD9291,国内患者也更习惯用“9291”来称呼。这里插一些题外话。“*”、“*”、“AZD9291”这些名字可不是同一个*品的别名那么简单,分别有不同的含义。


    “AZD9291”是一种*物分子的研发代号,多见于临床试验。同一家公司的*物研发代号具有一定辨识度,比如阿斯利康研发的另一款可能对脑转移起作用的EGFR-TKI代号为AZD3759。“*”是对一种*物分子的正式命名。正式的中文名称是由*品的拥有者确定,用作此类*物的指代,见于各种正式文件。


    “甲磺酸*”是*物的通用名称,指一款*物的具体成分。“*”是由阿斯利康公司生产的*的商品名称。国际通用做法是当原研厂家的*品专利到期后,其他厂家可生产其仿制*。不同厂家生产的*就会有不用的商品名,这不算是山寨或者仿冒,而仿制*使用“*”的商品名才算是仿冒。


    言归正传。EGFR-TKI的耐*问题由来已久,克服耐*是使用EGFR**患者的急切需求。因此,当临床试验证明*能克服T790M导致的耐*时,*品监管机构也会在审批流程上为*开绿灯。


    2015年11月,经FDA加速批准上市,*成为国际上首个获批上市用于经EGFR-TKI治疗失败后病情进展的T790M突变阳性NSCLC的**(其实,时间上最早上市的是一款韩国*企研发的第三代EGFR-TKI名为Olmutinib,在*上市前几天,在韩国本土获批)。


    2017年3月,国家食品*品监管总局批准*的进口申请,距全球首次批准时间仅相隔1年零4个月。*在我国上市的审批环节仅用时7个月,从侧面体现了患者需求的迫切性。但*的疗效究竟是怎样呢?


    临床试验结果





    结果显示,与化疗相比,*组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(mPFS)更长(10.1 vs 4.4个月)、客观缓解率(ORR)更好(71% vs 31%)、中位缓解持续时间更长(9.7 vs 4.1个月)。


    在安全方面,*组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为腹泻(29%)和皮疹(28%);化疗组最常见为恶心(47%)及食欲减退(32%)。因此,答案是第一代EGFR-TKI耐*后使用*比化疗更好。


    高不可攀的价格


    *在国内的售价每盒超过5万人民币,月治疗费用超过5万,比在《我不是*神》出名的格列卫价格不知道高到哪里(格列卫月治疗费用2万多)。


    因此,纵使*破纪录得仅历时7个月就在中国获批上市,中国患者也未必用的起。有患者直言不打算换用*,“毕竟*症患者的家庭也要维持生活”为了应对这种局面,阿斯利康公司同步开展了患者援助项目,由中华慈善总会负责执行。


    对于符合*慈善援助项目医学标准的中国大陆的非小细胞肺*患者:城乡低保患者,可以免费获得*品援助直至疾病进展;非低保且符合条件的患者,需要先全额自费连续服*满4个月后,经审批后第一期最多可以获得8个月的*品援助。


    前者自然不多说,僧多粥少,聊胜于无。而后者,也得先买4个月的*(约20万),才又机会获得后续8个月的赠*。5万也好、20万也好,吃不起的终归吃不起。


    怎么办?


    首先,印度仿制*不完全等同于原研*。印度因其特有的*品专利制度,而成为仿制*大国,但仿制*最重要的不在于那些专利纠纷,而是能不能实现原研*物的疗效。说到底没有谁能保证印度的每一款仿制*都和原研*物一样有效。


    其次,据悉目前印度并无*的仿制*。所谓的*仿制*其实是孟加拉*企Beacon生产的。这里并无诋毁之意,但谁又能知道自己千辛万苦托人从孟加拉带回来的仿制*有效呢?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要怎样才行?


    也许医学指南中的建议可能会解决这种困境,那就是参加临床试验。这的确是无奈之选,但却是由独立、客观的医生组织推荐的、可能会让患者获益的无奈之选。

    无论是进口*进入中国需要进行的临床试验、还是国内企业研发的同类前沿新*进行的临床试验,患者终归是提前数年接触到了新*治疗。

    来自 的采购商

    公司详情

    • 地址:
    • 联系人:
    • 主营行业:
    • 创建时间:1970-01-01

    联系方式

    免责声明
    1)本信息由“”发布,由“”负责信息的合法性;
    2)本站平台目的在于分享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;信息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及交易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    3)本信息如有侵权请将此链接发邮件至517763949@qq.com,本站将及时处理并回复。
    4)《新著作权法草案》第六十九条规定:网络服务提供者为网络用户提供存储、搜索或者链接等单纯网络技术服务时,不承担与著作权或相关权有关的信息审查义务。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行为的,被侵权人可以书面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,要求其采取删除、屏蔽、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。